1 2

聯系我們

預約熱線 : 0551-65638385
相關負責 : 李經理
在線咨詢 : 1281794886
公司網址 : www.133035.tw
公司地址 : 廬陽區四泉花園

我在協和醫院做保潔的這10天

時間:2020/6/16 22:29:19 訪問次數:
0

2月18日,環衛工人劉先梅已經在酒店隔離11天,再過3天,她就可以回家,和丈夫、女兒團聚。



和劉先梅一起住在酒店隔離的15名環衛工人,全部來自武漢開發區市政環衛公司。從1月29日起,這15人進入協和醫院西院保潔,完成10天的保潔任務后,目前都在這家酒店進行集中隔離觀察。滿14天,他們就可以回家了。

近日,長江日報-長江網記者在這家酒店見到了劉先梅,聽她講述了在醫院做保潔的10天生活,以下是劉先梅的口述。

做了23年環衛工

從來沒有想過要面對這個選擇

我今年52歲,做了23年環衛工人,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會面對這樣的選擇。

我是大年初四接到通知,城管局需要派人到開發區的協和醫院西院做突擊保潔,公司每個班組自愿報名,最后一共去了15個人,都是自愿報名的。

為什么愿意報名?我也不知道怎么說,醫院過年期間,本來保潔的人就少,加上這次疫情,病人多了,忙不過來。我們平時雖然不是先進,但也絕對不是拖后腿的,做了23年環衛工,也參加過很多大型活動的環衛保障。

通過看新聞,我們也知道這次去醫院增援和以前的重大活動不同。這次說不怕,是扯謊的,心里還是有些擔心的。但是一想,全國的醫護人員都到武漢來了,我們武漢本地人怎么能夠臨陣脫逃呢?

多出來一次就浪費一套防護服

我們自己克服困難

剛進醫院,根本搞不清楚,哪個見過這種事咧?進去以后,把幾層防護衣一穿,里面襖子都不能穿,全部脫光,秋衣都不穿,只能穿紙尿褲和醫院給的一身單衣。

我們剛進去第一天,搞不清楚狀況,防護服里穿的是普通內衣,早上過早,喝了水,時間長了要解手,沒有辦法,不小心尿漏在褲子里。

后來,醫生護士告訴我們,可以穿紙尿褲,他們也是這樣穿的。他們還送給我們紙尿褲,外面套件病號服,相當于有層布隔著,然后再穿幾層防護衣。

我們穿那個防護用品,有12道程序,每次穿完兩個人互相檢查,看有沒有露出來的地方。脫也一樣,每脫一層,就消一次毒。在第一個位置脫一件,消毒后就移到下個位置,再脫、再消毒……最后,脫得只剩一套單衣,人像從水里撈出來的,渾身都是濕的,第一時間就要去洗頭洗澡。

所以,后來我們就盡量減少喝水,除了中午吃飯和下午下班,中途就不出來。

那個防護服,都是蠻貴的,也蠻稀缺,多出來一次,就浪費了一套,醫療物資都蠻緊缺。我們就自己克服,醫生護士都是像這樣,也不僅僅是環衛工人。

垃圾袋要裝三層,每層打死結

一早,我們先要把病人的早餐抬進病區,交給護士去發,然后就開始做保潔。

聽醫院保潔人員說,平常他們在醫院做保潔,把垃圾袋一拿就可以收了走,但是現在同樣是一袋垃圾,必須要包三層,你要把它包了一層打個死結,再包一層再打死結,一直要包三層,全部打死結,(劉先梅一邊說,一邊用手做著扎緊袋子打結的動作)。

病人基本都是躺著的,我們就在病床扶手上系一個塑料袋,方便病人丟垃圾。每天,我們要去每個病床,幫他們把垃圾收了,再換上新袋子。畢竟之前從來沒有在這種環境下工作過,心里還是有些害怕。

睡覺都要求戴帽子、口罩

一日三餐按時送但不能按時吃

每名保潔人員就住在自己所負責的那一層樓,和醫生、護士一起住。我負責12樓,西區是隔離區,住的都是病人;東區就是醫護人員和保潔住的地方,我們5個人住一間,住4名保潔和1名護士。

其實我們住的地方,就是病房,當時還沒有病人入住,所以當做醫護人員和保潔的臨時住處。每間房里面放著幾張床,晚上睡覺都要把口罩、帽子戴著,不能取下來。

在醫院里睡不著,醫護人員每4小時一換班,下班的醫生護士回來必須要洗澡,所以一直有人進進出出。醫護人員都是用對講機聯系,經常會傳出哪個病人怎么樣了,要做什么的聲音,我們聽得清清楚楚,對講機的聲音一直在耳邊回響。

一日三餐,都是按時送,但是不能按時吃。飯送來了,醫生都對我們說,你們誰出來誰吃,不用等哪個。醫生忙完了,出來吃的飯,經常都涼了。

我們的辛苦比起醫護人員來,差遠了。我們那層樓有來自北京和黑龍江的醫生護士,有的護士年紀特別小,和我女兒差不多大。工作時,把防護服一穿,根本就認不出來,以后在街上走路就算碰到了,也不認識。

第10天,我們準備離開時,聽說東區這邊也全部要改成隔離病房了。

如果接下來醫院有需要

我想我還是會去

我們從醫院出來,單位就直接安排我們住到酒店來了。每天和女兒微信視頻,我跟她說,在這里蠻好的,每天有人送吃送喝的,比家里還好些。

出來第二天,單位還給我們安排了心理老師講課,還教我們做舒壓保健操。給我們發了體溫計,每天報告體溫。到目前,我們15個人的身體情況都還好。

住進酒店后,我們從來不串門,就是在房間看一下電視,看一下手機,做一下鍛煉,在房間里做一下操。經過在醫院的這10天,我知道在這種時候隨便串門,對自己不負責,對別人也不負責。

我剛去醫院的時候,就老公和女兒知道,家里其他親戚都沒說。后來大家知道了,還發微信給我,問我怎么敢這個時候去醫院做保潔。

等到2月21日,我們沒有問題就可以回家了。如果需要我再上崗,我想我還是會去。
合肥康睿保潔清洗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皖公網安備 34010302001292號 專注:合肥工程保潔、合肥家政保潔、合肥外墻清洗 ©2020 皖ICP備14010869號-1
技術支持 : 三尺營銷
25选7分布图100期 炸金花不输诀窍 ag娱乐平台登录 贵州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江苏省七位数预测号码 888棋牌一炸金花 安徽红中麻将官网 大唐麻将外挂神器安装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2修改 排列三投资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今天 默认一码中特吗 全天免费北京pk拾计划 25qp爱玩棋牌官网 经典炸金花下载 龙江麻将和和挂 掌乐天天捕鱼官网